香港校園欺凌現象與面對策略

黃成榮
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暨青年研究室總監

導言

去年九月,《讀者文摘》委託「奧瑞市場研究公司」在台北、新加坡、馬尼拉、吉隆坡和曼谷做問卷調查,藉以了解中學校園內學生欺負同學的情況是否嚴重。調查發現7%的台北家長指出他們的孩子在過去一年曾在所就讀的國中或高中�受同學欺侮,18%表示孩子的學校�發生學生欺侮同學事故。若按人口算,7%台北家長聲稱孩子在校園�遭欺侮,即可能有九萬一千名學生曾受欺凌。跟另外四個東南亞城市相比,台北中學生受欺侮的比率位居於中游,低於馬尼拉和曼谷,稍高於新加坡和吉隆坡。《讀者文摘》的調查亦發現,孩子若在校內受人欺侮,後果可能很嚴重。54%的家長說,他們的孩子遭欺侮之後,功課退步;35%說孩子須接受心理輔導;32%說孩子不想上課;19%說孩子不去上課;11%則指出孩子身體受傷。立法會議員張文光在訪問中也指出若有一成多的家長說孩子在中學�長期受欺侮是很嚴重的教育問題,受欺侮的學生如果缺乏家長幫助,校方又不能制止欺侮行為,他們會多麼沮喪。其實,《讀者文摘》也指出,最近以電郵問卷調查香港讀者意見,對象只限於有孩子在唸中學的家長,共收回有效問卷482份。結果顯示11.2%的家長表示他們的孩子過去十二個月內曾在學校�受欺侮,香港情況似乎較台灣嚴重(《讀者文摘》,2003年2月號)。

其實,學童間欺凌行為在香港並不是什麼新問題。雖然,嚴重的槍擊或以刀傷人案例並不常見,但肢體及強索欺凌已成為威脅香港學童成長的因素之一。一般而言,欺凌(Bullying)被定義為由較強的個人或群體對弱小的個人進行身體或精神上欺壓之行為。欺凌通常發生在權力不平衡的情況下,而且是一種反複出現的行為。據報導,一名十五歲的學生被同班同學取笑冠以「校草」作諢號,引致全班哄堂大笑,該名學生竟在小息時拿出菜刀斬傷同學之手臂。老師後來聞聲趕至,搶走菜刀報警(星島日報,2001年10月18日)。原來,傷人的同學剛來港八個月,仍未適應本港之生活文化,且常被人取笑口音不正,所以感到極度挫敗;另一方面,由於本身性格被動,又沒有及早向老師或社工求助,當遇到被人挑戰時,只採用自己以為有效的方法,終於悲劇收場。


本港之欺凌研究

從2000年起,我亦在香港進行了一系列的中小學學童欺凌調查(黃成榮等,2002;黃成榮,2003),瞭解學生對校園欺凌問題的看法。研究發現(見表一),一半以上的受訪者曾經捲入了欺凌問題中:有的是旁觀者,有的是欺凌者,有的是受害者。結果顯示,肢體欺凌問題比勒索問題嚴重得多。中學有17.2 %的人在過去的六個月�遇過肢體欺凌行為,而小學的數字為22.5%。同樣,中學組曾經成為肢體欺凌受害者的比例為18.3%,而小學組為31.7%。從有關肢體欺凌行為的數字可見,香港的青少年暴力比美國和英國更為嚴重。例如,根據1998年全美公立及私立學校調查結果得知,間中欺凌他人有13.0%及間中遭人欺凌者有10.6%。英國教員與講師協會於2000年也發表對校園欺凌現象的調查報告,在過去的十二個月�,英格蘭和威爾斯有三分之一的中學生要忍受欺凌的折磨,四分之一的學生受到過暴力威脅,而八分之一的學生身體曾被攻擊。


表一:香港校園內的肢體和勒索欺凌情況
 
中學(%)*
小學(%)#
肢體欺凌
勒索欺凌
肢體欺凌
勒索欺凌
旁觀者
58.6
34.3
67.6
40.2
欺凌者
17.2
6.6
22.5
9.5
受害者
18.3
8.0
31.7
13.2

* 本次調查於2001年從29所中學收到3,297份學生問卷。

# 本次調查從47所小學收到7,025份學生問卷。 注意:表格中註明的百分比為受調查者在調查之前六個月之內捲入該等欺凌行為的比例。

欺凌不是兒童進入成年的一種儀式

經驗告訴我,不少家長或教師把欺凌現象看成為同輩間正常的小衝突。有校長便這樣對我說:「小時候上學時我也曾被別人欺負,不過我倒覺得很正常,這些事情有時避免不了。」從他的話可見,欺凌被當成每個人都必須經歷的一種儀式。其實,社會已經改變了,現在的青少年感情雖然豐富,同時也更加情緒化;現在的孩子和我們當年小的時候並不一樣。況且,很多學校都拼命強調學業成績而忽視了生命教育,青少年們變得缺乏解決問題和衝突的技巧,有時幾句玩笑的話都可能引起一場打鬥及攻擊行為。研究已證明暴力是一種學回來的行為,通常是在家庭、朋輩和熟悉的社會環境�學到的,尤其是在學校操場上經常從朋輩那�見到欺凌。因此,欺凌行為的傳播是迴圈式的,它可能始於幼年時代由兒童從父母那�學到暴力行為開始。再加上,通過暴力電影、歌詞和電腦遊戲的影響,學童很容易習染了暴力的價值觀,並與來自相同背景的朋輩結成同夥,參與欺凌行徑。當學童開始陷入欺凌的次文化漩渦中,他們將對其他人的痛苦感到麻木,很難會設身處地體會別人的感受。


多方合作制定反欺凌策略

面對欺凌,家庭、學校及社區機構的聯繫,結為一體來營造一個優良的教育環境至為重要。預防欺凌教育不只單靠學校來推動,家庭、社區若不能連繫,發揮它的功能,是不可能培育出健全成長的孩子。因此,我們要讓家長、社區及學校明白欺凌問題的普及性和嚴重性是處理欺凌問題的第一步。有關的教育當局亦應盡快舉辦處理學童欺凌行為的培訓課程,老師宜學習校園危機的鑑定及處理手法。早讓各方面的人士包括教師、社工、警方及家長了解欺凌的成因及預防方法以阻止欺凌行為的蔓延。


教導學童遠離欺凌 - 家長的角色

教導學童遠離欺凌必須從幼時開始,作為父母的要注意下列減低攻擊行為的要訣:

  • 家長盡可能限制孩子太早接觸暴力的電影、電視、遊戲及玩具。若是不能避免,便必須要陪同孩子一起觀看,在適當時指出暴力行為是絕不可取的。
  • 家長宜經常檢視自己的行為,勿輕易對服務行業者、其他駕駛者、紀律部隊動怒,以免孩子依樣學樣。此外,更不要對孩子粗暴及惡言指揮,這等於告訴他們強權即真理。
  • 家長需幫孩子戒除欺負人的習慣,最好能以其他東西取代,讓他能在其他任務中得到權力、自尊和友誼,有助孩子自強不息。倘若遇上恃強凌弱事件,家長應立刻制止,如果在許可情況下應即時讓有份參與者明白被欺壓者的感受,然後才慢慢討論如何處罰及跟進。
  • 當小孩子玩一些粗野遊戲時,家長必須多加注意,若玩得過火,就要加以制止,並對孩子作警告,提醒他們傷害人的後果。
  • 讓孩子擁有均衡的飲食習慣和健康的生活方式,有紀律的孩子較少欺負別人。


建立一個和諧校園,急不容緩

至於學校方面,校長及教職員首先要立定決心正視欺凌問題,以積極手法去預防和處理學童恃強凌弱。嚴厲的懲罰並不能制止欺凌行為,學生在面對權威時往往保持緘默,而且容易事後採取報復。從筆者的研究發現,學童對「和諧校園感覺」愈差,欺凌的情況則愈明顯。「和諧校園感覺」包括了有否感到一群關心學生的老師、校內師生相處是否融洽、校內有沒有提供多元化的課外活動、課堂的氣氛是否輕鬆及愉快、校園是否有足夠學習設備及覺得校園是否擠迫。換句說話要減低欺凌問題,我們要從改善師生關係、處理校園環境擠迫,推動有趣課程及多元化課外活動著手。

在學校中訂定一套長遠反欺凌策略也是非常重要的。這些策略包括訂定學校面對欺凌的立場及目的,將和諧文化及反欺凌政策納入學校政策中。學校也可透過定期的週會或月會,向全校同學報導學校如何維持和諧校園的決心和做法等。在制定這些策略時,學校的教員、非教員、學生及家長都應一同攜手制定及履行各項措施,若果再加入社工及警方的力量,校園欺凌政策便能更有效地去推行。這樣的安排除了提高全體學校成員反欺凌的意識外,還大大地提高了學生向老師及家長傾訴自己被欺凌的信心。當學生知道老師和家人是關心他們,而學生若能清楚了解校方是會有效地及公平地處理自己被欺凌的遭遇時,他們會更樂意參與創造和諧的校園。


老師宜與社會服務單位合作

老師可與社會服務單位合作,推行合適之活動教育學生明白暴力的惡果,輔導面對家庭困境的學生,幫助學童面對群黨及不良朋友的影響,訓練高危欺凌者學習情緒控制及教導被欺凌者懂得面對欺凌事件而不輕言報復,並協助他們建立堅強及果敢的性格。也可利用班主任課,邀請社工協助推廣反欺凌教育課程。例如,為了能使學生更有效吸收訓練內容,學校可考慮透過班主任課向學生提供每年約15節至20節(每節1小時)的「生命教育」訓練予每名高小或初中學生。這些訓練應包括教導學生與人溝通的技巧,個人情緒控制及表達,與人衝突時的解決技巧等,以便讓所有學生能有所裝備面對日後與人相處的情況(黃成榮,2002;2003)。

提升同學協助處理同學間的衝突的意識也是重要的。因此,學校可考慮與社會服務機構合作,推行朋輩調解計劃,訓練學長關心幼小的同學及協助調解糾紛。學校亦可以挑選部分學長或高年級的同學參與「和諧大使」訓練。這等課程可訓練一群學生領袖成為「和諧大使」,透過學習聆聽別人、了解如何接納別人的意見、學習如何處理衝突等技巧,從而協助老師處理及調解一些較為輕微的學生糾紛。如果老師能得到這些「和諧大使」協助,他們的工作量可以得到減輕,教職員可更專注處理其他嚴重的校園危機問題,而且有更多的時間與同學作更深入的溝通。


總結

有效的反欺凌計劃能夠教育旁觀者、阻止欺凌者、同時讓受害者充滿力量。最重要的是,協助學生發展抗逆力,防止自己變得暴力,或者使自己免受暴力文化的影響。愉快的心情是一種保護因素,能夠防止年輕人走向犯罪的邊緣。研究已顯示有效的保護因素和隔絕越軌行為的絕緣體應該包括良好的父母照顧、公平的獎懲制度、理性的親子溝通或師生交流、採用寬恕手段,以及親子或師生之間強烈的互相依賴感。長遠而言,預防勝於治療,筆者建議教育當局考慮結合目前在校內已推行的正規課程,例如生活技巧、道德倫理、公民、宗教及環保教育課,發展成為一套適合各級別的正規課程,教育學生勇於面對人生的挑戰。能發展學童欣賞生命,勇於生存及開懷生活,欺凌情況也將減少。


參考資料

  • 黃成榮(2002),《教導學童遠離欺凌》,香港:復和綜合服務中心出版。
  • 黃成榮 (2003),《學童欺凌研究及對策 - 以生命教育為取向》,香港:花千樹出版。
  • 黃成榮、駱秉培、盧鐵榮、馬勤(2002) ,《香港小學學童欺凌現象與對策研究報告》, 香港: 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
  • 《星島日報》,2001年10月18日。
  • 《讀者文摘》,2003年2月號,頁20-30